“主子,刘格格来了。说是来给主子请安。”翠玲对正在逗一个多月的小阿哥的年氏道。 “她?”年氏眼里显出一股轻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