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一个人渣,见一个爱一个,既想要享受新鲜感,但是又不想负责任,一旦出问题,不是把责任推给女人,就是逃之夭夭,这件事如果管住你的下半身,绝对不会后现在这种麻烦事,而且还导致你叔父被人笑,导致马莉卡小姐被人笑,你就是人渣!”

哈吉闷声闷气的,虽然烦躁,但是没话说,旁边的马莉卡冷笑,叶水墨立刻指着她,“你也不对!”

“我?”马莉卡反指着自己,刚要说话就被截断。

叶水墨怒道:“就是你,应该没人逼着你和哈旺结婚吧。既然你要和他结婚,那么就不应该在两人保持恋人关系的时候出轨,无论你的原因有多么光明正大。

还有,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也不能把所有过错都算在哈吉身上,如果你不愿意,我相信就算是哈吉也不会强迫,而且你别再假托着喜欢哈旺了,就算你再怎么想通过哈旺让哈吉嫉妒,这也是不可能的,反而给哈旺带去困扰,既然喜欢哈吉,多余的事就别说了。”

马莉卡低头不语,只是眼眶还红红的,一旁哈吉倒是不好意思了,毕竟他也把一个女人逼到这种境地,而且之前他以为马莉卡很恨自己。

“还有你。”

哈旺有些意外,“还有我?”

“对,还有你。”叶水墨顿了顿,“你明明不喜欢我,但是被马莉卡和哈吉摆了一道,所以心里不爽,故意和我在一起,这样就能和哈吉抬杠,哈吉一心扑在我身上,马莉卡自然就吃味,你两边都能够报复,其实你也知道马莉卡真正喜欢的是哈吉,你错就错在不应该拉我下水!”

叶水墨说得口干舌燥,接过叶淼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霸气道:“总之我们不是你们这些皇室成员想要就要的玩偶,我也已经玩腻了不奉陪了!再见!”

不再理会傻站在现场的人,她拉着叶淼要回房间,进入电梯按向住着的楼层,叶淼消掉,重新按了别的楼。

“那间房子不是你和秦小亚合住的么?我订了新房间。”

外婆家的老夏天

知道他有洁癖,而且到此时叶水墨的心脏还是砰砰直跳着,所以一言不发的跟着走。

刚进房间,叶淼把房卡插上,一边道:“要不要再喝口水。”

刚说完后背就被人抱住,还被蹭了蹭,等了一会他才开口,“抱够了?”

“不够,一点都不够。”叶水墨撒娇,通过那几个人乱七八糟的恋情,她才警觉自己恋情纯粹得很宝贵。

“放手。”

叶水墨一愣,不过还是放手了,“为什么?”

叶淼转身重新把她带入怀里,眼角都带着笑意,“因为我也想抱你。”

两人抱了一会,觉得稍微止了相思之意才松手,叶水墨往房间内走,一边拿起一个苹果,“你吃饭了吗?我也没吃呢,刚才被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弄得都忘记了。”

“等等再吃。”叶淼拉过她的手回了房间,把苹果放在一旁,然后解开领带,“抱歉,我忍不了。”

叶水墨不语,等人刚坐到床沿,却忽然一把跨过,坐在他身上,伸手揪住已经松垮的领带。

“说,你怎么就学会马来语拉,这个我怎么不知道?”

叶淼双手托着她避免人掉下去,笑了,“特地学的,也只会那一句,不想比任何一个男人差,别的男人能做到的,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也会尽力去办,你值得最好的人。”

突如其来的情话让叶水墨脸一红,屁股被轻轻的打了两下,叶淼双手往后撑在床沿,“还想问什么?”

“没。。。。。。没什么啦。”

“哦,那到我了。”叶淼翻身把人压下,有点狠狠的意味,“另外那个男人又是怎么回事。”

叶水墨赶紧捂着耳朵,“你刚才也听到啦,根本就和我没关系,对方对我也没有任何想法,只是要借着我去气别人而已。”

“谁知道。”叶淼低头忙活,很快就把碍眼的布料清除干净,向着更加好味的地方前进。

“你听我说,刚才我的话你听到了吗?”叶水墨推着往下游离的头,手指有些难耐的在他浓密而黑亮的短发里挣扎,要推掉却一点力气也没有。

那种感觉就好像被生生的抛上云端,她泪眼朦胧的,微微起身看着男人发顶,却忽的和刚好抬头的对方对视。

叶淼舔了舔下唇,邪魅拉长语调,“味道很好。”

他直起身体,人鱼线分明,握着慢慢进入。樱花视频

借着吃醋的名义把怀里的人翻来覆去的吃干净,这一个星期落下的份总算是稍微满足了,看着怀里的人连睡觉都在解释哈旺的事,叶淼稍微有些内疚,好像有点欺负过头了。

叶水墨是真的累啊,直到梦里梦见秦小亚在按门铃,喊着为什么不开门,她吓得坐起,一听还真的有人按门铃,下意识就想去开门。

“没穿衣服。”叶淼把赤条条的人在拉回温暖的被窝,看了一眼时间,才早上8点。

“我昨天忘记小亚了。”叶水墨内疚。

叶淼拿过浴衣披在身上,“没问题,刘强在。”

等叶淼出去后,叶水墨七手八脚的穿好衣服,却有点犯难,因为衣服都在秦小亚的房间,而现在要出去的话只能穿昨天的衣服,而昨天的衣服是鸡心领子的,遮不住脖子上的小草莓。

她左看右看,都觉得没办法这样出门。

房间门被推开,叶淼拿着一个购物袋走进来,把让人买好的衣服递到她手上。

叶水墨一边穿衣服一边唠叨,因为这次叶淼专门把吻痕落在特别明显的地方,而这种天气她又不能穿得太厚。

叶淼笑着,觉得神清气爽。

早餐是自助餐,秦小亚人未到声音先到,本来想说自己昨天晚上的担心,但是看到对方脖子上的红晕后就自动把那些话全都吞进肚子里。

酒店很多华人,所以早饭的类型也有中餐,叶淼给叶水墨拿了煎饺和龙虾粥,叶水墨眼睛却望着秦小亚手里的生蚝,虽然说能够见到恋人是很好啦,但是有一点不好的就是,都得吃得很有营养才行。

“早上吃粥养胃。”

叶淼哪里看不出她的小想法,耐心说了一句。

秦小亚捂着盘子往旁边挪了挪,心想你别看我啊,你监护人在这里,我也没办法让你吃呀。

叶水墨边吃

叶水墨又去看他,眼睛眨啊眨的,后者一顿,想装作没看见还不行。

叶淼起身拿托盘去拿生蚝去了,叶水墨欢呼,认认真真的解决手里的食物,偏偏不速之客来了。

马莉卡一进门就看见叶水墨一行人,她顿了顿,直接走到叶水墨身边,“我是来道歉的。”

她因为叶水墨的话而失眠了一晚上,今早又犹豫了半天,知道他们很快就会离开回国,所以还是来了。

“那天在舞会上我很抱歉,还有警局的事也是我故意找人的。”

秦小亚听得眼睛瞪圆,心想还真有这种人,不过叶水墨却还蛮开心,世界上有太多人死不悔改,马莉卡这女孩子看样子其实还真不坏。

马莉卡刚想说话就看见叶水墨脖子有可疑的红晕,都是女人,她当然懂那是什么,神色瞬间高深莫测起来,那么深的印记,昨晚得多激烈。

叶淼拿着托盘回来,走到叶水墨身后,看似随意的帮她抚平肩膀上衣服的褶皱,但实际上却把那个吻痕提盖了起来。

对马莉卡还有些印象,他朝后者点点头,然后坐下帮着叶水墨弄生蚝。

马莉卡看他带着一次性手套把生蚝肉弄出来,然后蘸酱料后放进叶水墨的碗里,她忽然想到,即便是哈吉最疯狂追求她的时候,似乎也没有做到这份子上,他不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只会说你喜欢就好。

“你要不要一起吃?”叶水墨见她一直站着,温声问。

秦小亚虽然平常爱说,而且之前也被马莉卡整过,不过她恨人来得快,去得也快,也主动邀请,“对啊,没吃早饭一起吧。”

马莉卡是来道歉的,还真没想过被邀请吃早饭,点点头,拿着托盘去了。

叶淼帮着弄第二个生蚝,虽然看样子故事很多,不过有时候就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水墨。”哈吉兴匆匆的走进来,看到叶淼后脚步一顿,神色就收敛了很多。

“哈吉先生,早上好。”叶淼淡淡的。

“早上好。”哈吉收敛了很多道:“昨天不好意思,给你造成困扰了。”

叶水墨心想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每个人都扎堆过来道歉,便开口,“要不你也坐下来一起吃个早饭。”

刚说完话她就发现旁边的人微不可闻的扬了扬嘴角,但面对她疑惑的视线却又不说,等拿着托盘回来的马莉卡和拿着托盘要去取食物的哈吉碰在一起,她终于知道那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是怎么回事。

“是你!”

马莉卡撇过头,从昨天被叶水墨说开之后,她也不能再装作讨厌哈吉,而想和哈旺从归于好的样子,再加上看到叶水墨的男朋友出现后,现在叶水墨也不再是问题所在。

“我还是不吃了。”哈吉同样觉得不自在。

马莉卡怒,冷嘲热讽的,“怎么?之前不是还一直缠着叶小姐吗?看到叶小姐正牌男友这么好就觉得惭愧不已,连饭都吃不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