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晋承从来都不是一个粗心大意的人。

尤其是在事关顾以安和天使岛的时候,任何线索都会被他记下来,牢牢地记在心里,随时串联新的线索,最终推断出来一个几乎跟事实没有什么区别的答案。

现在,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淡暮生不知道因为什么,要毁灭天使岛,还纠结了薄弈陌云袖等等的一帮人,都在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

其实他们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也很容易猜测,正如他和安安也都非常想要灭掉天使岛是一样的,是以他根本不必去管他们要毁灭天使岛的原因,他只要知道这个结果就行了。

淡暮生他们所有人的目的都是为了毁灭天使岛,顾以安只是他们为了达成这个目的而使用的一颗棋子,但是在布设整个棋局的时候出现了一些意外,他们这些所谓的棋手,对自己手中的棋子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

棋局的结果无法改变,棋子的命运也无法改变,因为他们这些棋手必须要完成最终的棋局。

可是,他们又舍不得那颗特殊的棋子。

所以他们会在一定完成棋局的同时,尽可能地给那颗特殊的棋子一条狭窄的生路。

这就是谈晋承今天之所以能够站在这里的原因!

如果不是淡暮生故意给他透露有关天使岛的资料,他不会那么快就查到谈耀华跟天使岛的关系,不会那么快查明天使岛的位置和结构,也不可能有足够的资本跟华夏甚至是M国这些巨无霸合作。

谈晋承抬头看向淡暮生,目光非常平静,“我不会感谢你的。”

萝莉美眉撑伞玩雨中漫步

是的,即便是淡暮生给他创造了这么多的机会,甚至一路带他来到天使岛上,可是谈晋承依旧不会感谢他。

因为如果不是他的话,他的安安不会受这么多罪,以至于到了现在,还生死不知!

现在暂时还活着的那个人,可是小夜,而不是安安。

淡暮生微微一笑,“不需要。”

“我要进维度。”谈晋承深吸口气,语气坚定地说道。

淡暮生点点头,“我果然没有猜错,无论结果如何,你都一定会进去的。”

“我不会抛下她,哪怕有任何一丝的可能。”

暮生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就笑了,“我真的羡慕你。你至少还有希望,而我,什么都没有。完全没有任何机会了啊……”

谈晋承却只是冷着脸,一个字都不想再多说。

淡暮生也不理会他这样的态度,又继续说道:“中午吃过饭,下午跟其他人一起,进入维度。樱桃ink最新”

“这怎么行!”谈晋承的脸色大变,“那群怪物就要被你给放出来了,她一个人怎么能对付得了那么多怪物!她又不是怪物!”

谈晋承挑眉,回头看了谈晋承一眼,不咸不淡地说道,“跟她在一起的,有一个……女孩子,她是完美体。她对其他怪物存在等级上的绝对压制,有那个女孩子在,那些怪物不会对她怎么样的。”

“完美体,这是什么东西?”谈晋承觉得很不可思议,他只知道有S级,还有A级和以下的几个等级的天使,却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完美体,那是比S级天使还要厉害的吗?

可是再厉害,也还是天使,没有自己的自主意识,都只是一具只会听人命令行事的行尸走肉罢了。

“完美体和其他那些天使的区别就是,她有自己的自主意识。正常情况下,她还是人类,只是身体素质要比普通人好太多太多,各种身体机能,也完全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她只会在极少数的情况下,才会变成天使……而完美体,是天使的最高等级,她对A级及以下的天使,都有天生的等级威压,那种气势上的压制,是根本无法逾越的。”

淡暮生淡淡地说道。

“那S级天使呢?她对S级天使不存在等级上的威压,是吗?”谈晋承完全没有忽略掉这个问题。

淡暮生迟疑了一下,才缓缓地点头,“完美体的能力,的确是要超越S级天使,但是并不会超出太多。毕竟S级天使已经非常非常厉害了,一个完美体,在正常情况下最多能够对付两个S级天使,却无法杀掉他们。是以,完美体对S级天使也没办法形成威压,因为她没有绝对的能力压制优势。完美体之所以被称为是完美体,就是因为他是有自主意识的人,而不是听从别人命令的,天使。”

“那如果下面有S级的怪物怎么办?”

“不会的。”淡暮生缓缓地摇头,“这点你可以放心,S级的天使,从来都不是那么容易产出的,几天前,我们还对下面几层的实验体做了一个梳理,绝对没有能够达到S级实力的。”

“我下去了之后,还有其他什么通道能够上到地面?”谈晋承问道,“以及,你究竟要怎么做?核反应堆的威力你是清楚的,一旦真的引爆之后,整个维度就算是再坚固,也会化为飞灰的。甚至会波及整个天使岛。逃离的路线你准备好了吗?会不会出什么纰漏?”

“没有逃离的路线。”淡暮生缓缓地说道,“你找到她之后,你们只有三分钟的时间从维度上到地面,然后你们会有二十分钟的时间,从天使岛上离开,否则的话,维度会爆炸,天使岛也会爆炸。不要怀疑我们布下的炸药的当量,炸飞整个天使岛,完全不成任何问题。所以,你明白你要面对的是什么了吗?”

谈晋承几乎说不出话来。

淡暮生的确是给顾以安留了一条生路,可是这条生路,却是如此如此狭窄,这条生路的两边都是万丈深渊,一个不小心,就会跌落深渊粉身碎骨!

“如果你现在离开的话,我会安排直升机。你的安全完全不会受到任何影响。”淡暮生平静地说道。

“不可能。”

谈晋承斩钉截铁地回答。

“绍兴,胡每一,这两人是我的人,现在应该是在地面,没有进入实验室。我要你给他们两个足够的权限。我带她出来之后,需要人接应!”谈晋承咬牙说道。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