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秦丁山在精神病院被安亦晴的二师兄和三师兄折磨的欲哭无泪的时候,秦家书房内,一些被刻意掩盖的真相正在被揭露出来。

  “土田先生,这一次我们配合的很好,希望以后还能继续友好的合作。”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坐在书房中最阴暗的角落里,他的声音低沉,语气中泛着点点寒光,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他的目光深沉,黑眸中泛着阴寒的气息,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坐在他面前的小胡子男人。

  这个小胡子男人,正是土田小犬!

  只见他伸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然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秦大少说的哪里话。我土田家与你秦家现在是一条船上的盟友,以后自然要继续合作,以我土田家的财力和势力,再加上秦家和秦大少的睿智精明,假以时日,别说安亦晴和顾夜霖,就算这古武世家顾家和古家,也会向我们俯首称臣。”

  仿佛想到了以后土田家族称王称霸的样子,土田小犬的脸上露出了野心勃勃的微笑。

  秦寒微微垂下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留下一片浓浓的阴影,将黑眸中的嘲讽遮挡的严严实实。

  “土田先生说的不错。我们是盟友,以后,这整个京都和华夏国都是我们的。”他点点头,低声附和道。

  土田小犬非常满意秦寒对他的恭维,不由得赞叹说道:“秦大少果然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这段时间设下的局真是不错。先是以公务为由留在米国,让秦家主在医院自生自灭,以致他对安亦晴恨之入骨做出出格的事情。然后你再让我对他发难,紧接着你及时赶回,力挽狂澜。不仅博得了好名声,还让秦丁山心甘情愿的住进了精神病院。哈哈,这秦丁山可真是年纪大了,竟然一点儿也没有怀疑。”

  听着土田小犬的赞叹,秦寒嘴角勾起一抹阴寒的笑意。

  “并非老爷子年纪大了,黄色抖音软件而是他永远都不会认为我有这样的实力和野心。毕竟,一条在秦家苟且偷生了十多年的私生子,作为他的一条狗,怎么会反咬主人一口呢。”秦寒低下头,两只手在衣服上悠闲的掸了掸不存在的浮灰,说话的语气中满是嘲讽。

   白裙油画少女如梦似幻唯美户外写真

  他等这个机会有多少年了?秦寒早就不记得了。

  自从小时候被秦家老大从外面带了回来之后,他的人生便充满了黑暗。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秦家,他这个私生子的地位比一个下人还要卑微。多少次了,肖淑兰和秦玉还有秦佳秦放几个人在秦丁山不注意的时候,拿起鸡毛掸子打他,不给他饭吃。

  秦寒清楚的记得,在他十岁那年的生日,一向专横跋扈的秦放竟然将自己的尿液掺到了他的生日蛋糕中!

  当着那么多客人的面,即使他知道这个蛋糕被秦放做了手脚,但是只能强忍着恶心将它吃了下去!那是他人生最耻辱的一个记忆,也是那一次,让他心中的另一重人格暴露了出来。

  从那以后,秦寒一直在本分老实和阴狠毒辣之中不停的挣扎。他的本性一直在纠结,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但是,长年的羞辱和黑暗让他的第二种人格的自主意识越来越强。甚至有时候在没经过本来性格允许的情况下,那个阴狠毒辣的秦寒就会自己冒出来。

  久而久之,秦寒本身的性子也受到了影响。

  所以,在京都玉石会上,他偷听到秦佳和秦放要对付安亦晴的办法时,并没有去阻止,而是默默的走开。并且,事发之后,他还帮着工作人员将玉元斋的嘉宾引到了秦放秦佳和古若瑶苟且的包厢。

  当时,秦寒并不知道那件事情会变成那种恶心的局面。他想要的,只是秦放身败名裂,安亦晴受辱之后疯狂的报复秦放秦佳两个人。

  谁知道,事情会发生那样大的变化。安亦晴不见了,这场戏的主人公变成了两兄妹和古若瑶,。

  虽然计划有变,但是这样的情况,更让秦寒满意。兄妹之间苟且这样的事情,秦丁山怎么可能受得了。

  果然没让他失望,这件事情之后,秦丁山的确不再重用秦放和秦佳。肖淑兰也开始乱了阵脚。

  后来,安家千金回归宴上,秦放秦佳再出丑,虽然秦寒并没有做什么手脚,但却也没有上前阻止。紧接着,秦放秦佳失踪,肖淑兰身死,秦家开始陷入危机。

  直到这个时候,秦寒的心中隐隐感觉到,他翻身的机会马上就要来了!

  肖淑兰死后,黑龙会被消灭,土田小犬找上了秦丁山。

  许是秦丁山太过相信秦寒这么多年来的忠厚老实,关于和土田家合作这件事情,他一点也没有保留的告诉了秦寒。

  于是,秦寒暗地里单独联系了土田小犬,经过一晚上的沟通,终于将这股势力拉到了自己这边。

  所以,秦寒借着公务之名留在米国,即使秦家乱成一锅粥也不回来。然后,他再吩咐早已收买过来的管家给在生病的秦丁山吹耳风,建议他雇佣杀手刺杀安家。果然,秦丁山上套。按照计划,土田小犬上门问罪,装模作样要与秦家解除盟友关系。秦丁山怕死贪财,他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安亦晴将秦家吃的一干二净。

  所以,这个时候秦寒的及时归来和出的主意,对秦丁山来说,无异于是雪中送炭。

  即使他心中再疑惑,可面对土田小犬的不断施压,却也只能答应下来。

  再然后,按照计划的步骤,秦丁山发疯刺伤秦寒,被送往精神病院。最后,一辈子在那个地方孤独终老。

  秦寒,成为秦家新一代的掌舵人!

  这,就是秦寒的计划。

  秦丁山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身边最听话的孙子,最老实的一条狗,竟然忽然之间给了他最致命的一击,甚至将他大半辈子打下来的江山都抢了去!

  也许,秦丁山这辈子也没机会知道了。因为,安亦晴的二师兄和三师兄对他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安亦晴在去秦家那一晚,临走前留下了一片馨香,那是一种毒药,可以破坏人体神经功能,即使他不疯,早晚有一天,也会真的疯掉。

  所以,秦丁山这轰轰烈烈的一生,到现在基本上已经画上了一个不算圆满的句号。

  余下的几十年,他看不到别人的恭敬谄媚,看不到自己的位高权重,甚至再过几年之后,秦丁山这个名字,也将消散在时间的洪流里。

  以后的生活,只有无穷无尽的哀嚎和痛苦折磨着他。

  这,就是安亦晴想要的结果。

  至于秦寒,呵呵,安亦晴对于这种早就疯了的人,一向敬而远之。

  但是,有一件事情她忽略了。有些人,未必她尽心尽力的躲,就能躲得过去的。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将药门的两位师兄安排进精神病院之后,安亦晴便直接回了家。她现在急切需要做的事情,是进上古空间查一下神农留下来的医书。

  卧室中,安亦晴带着哀怨不已的小黑和老金两货一个闪身,瞬间消失了。

  上古空间,美景依旧。小黑和老金呼吸着这令人精神振奋的清新空气,两个货瞬间撒欢似的躺在草坪上打滚儿。

  安亦晴好笑的摇了摇头,无奈的看着一猫一狗,然后转身走进竹屋。

  房间内的摆设依旧,四个古朴的箱子静静的放在那里。

  轻轻打开‘地’字箱,安亦晴盘膝而坐,出神的看了起来。

  自从她的实力到达了先天之境中期之后,进度就越来越慢了。再加上这段时间一直忙于奔波,真正静下心来修炼的时间非常少,所以卡在先天之境中期的瓶颈,更是一动也不动。

  ‘地’字箱中的一部分医书安亦晴早就已经看懂吃透,但是另外一部分,她就有些头疼了。

  原因无他,这些书中,每一个字她都认识,但是放在一起连起来念,她就不太懂了。

  看着书上一大串一大串晦涩难懂的文字,安亦晴的小脸微皱,心里有些焦急。

  只是‘地’字箱就出现了这样的问题,那么以后的玄字和黄字箱呢?对她来说会不会就像天书一样?

  安亦晴的心情有些浮躁,对于这种走进死胡同的感觉,她有些不爽。

  但是,为了还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明园,即使这些医书再晦涩难懂,她也得看下去,万一书中会出现类似青霜这种毒药的解析呢?

  安亦晴深吸了一口气,沉下心,安静的看了起来。

  竹屋外面,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微风轻轻吹拂这竹屋窗户上白色的纱帘,漾起一阵清新怡人的气息。干净古朴的地板上,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孩儿做靠在古朴的箱子上,周围随意的堆放着基本书。她的神情认真专注,低垂的睫毛长而浓密,仿佛是一把小扇子一样,在眼下方投下一片浓浓的阴影。

  当老金和小黑玩够了走进竹屋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岁月静好的画面。

  这俩货没有出声打扰安亦晴,各自找了一个地方懒洋洋的躺下,然后随意将地上的一本医书扒拉过来,漫不经心的看了起来。

  许久之后,沉浸在思绪和医术当中的安亦晴伸了个懒腰,抬起头来,看见的,就是一猫一狗认真看书的样子。

  她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只觉得眼皮一阵狂跳。

  “咳咳,你们……”她轻咳两声,红唇轻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小黑和老金两货听到声音抬起头,一脸迷茫的看着满脸纠结的安亦晴。

  “额……你们两个看得懂吗?看起来,好像很认真的样子。”安亦晴抽了抽嘴角,支支吾吾的问道。

  小黑眨了眨迷茫的圆眼睛,然后诚实的摇了摇头。

  汪!~它才看不懂!不过主人喜欢,它就看!~汪!~

  安亦晴收到了小黑传来的讯息,不由无奈扶额。一猜就是这样,小黑虽然是灵兽,但却心智初开。即使会识字,但是这种专业性强的医书,应该是看不明白的。

  不然……还怎么让她活……?

  安亦晴松了一口气,这时,老金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

  “本喵看得懂!~”

  咳咳咳!安亦晴一口气没喘好,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老金四脚朝天的瘫在地上,鄙视的翻了个白眼。

  “咳咳,老金,你怎么会看得懂这些东西?”安亦晴问道。

  老金眨了眨眼睛,盯着安亦晴看了半天,蹦出了三个字。

  “不知道!”

  “你以前学过医术?”安亦晴翻了个白眼,继续问。

  “不知道!”

  “你师父是谁?”安亦晴咬了咬牙,恶狠狠的问。

  老金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不知道!”

  安亦晴的太阳穴突突的跳着,看着老金咬牙切齿的问道:“那你知道什么?”

  “我只知道你手中的那些医书,我都看得懂!”

  嘎——!

  老金话音落下,安亦晴呆住了。这些在她眼中晦涩难懂,无法理解的医书,老金竟然看得懂?!

  安亦晴眨了眨眼睛,伸出手粗鲁的一把将老金揪了过来。

  “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她指着一段看了好多遍仍然不理解的话,好奇的问道。

  老金翻了个白眼,在心中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幽幽开口解释了一边。

  安亦晴的小嘴长成了一个圆圆的“o”字,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老金,仿佛看到了一只怪物。

  本来书中她只是一知半解的知识,让老金一解释,竟然变得如此浅显易懂!

  “老金,你究竟是何方神圣?”无语的看着眼前这只舔着爪子的猫,安亦晴疑惑了。

  “不知道。爱谁谁呗。反正你现在是我的主人,以后也会是。喵了个咪的,想那么多干嘛?”

  安亦晴一愣,然后释然一笑。

  老金说的对,它是她的伙伴,现在是,以后也会是。许是在这个人心复杂的世界呆的久了,就连她自己的心思也重了起来。

  看着面前眼神单纯的小黑,还有懒洋洋的老金。安亦晴不由得展颜一笑。有时候,动物比人要更值得真心对待。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老金教会了安亦晴看这种医书的办法。

  这是一种上古的识字方法。字与字之间的顺序是被打乱的,如果不找到规律,就算看瞎了眼,也看不明白。

  安亦晴仔细的盯着书中的字符看了一会儿,按照老金所说的办法排列组合了一下。本来并不通常的文字,瞬间变得浅显易懂起来。

  看着被自己重新写在之上的文字,安亦晴不由得一阵赞叹。神农氏不愧是上古大神,竟然在那么多年之前,就想到了这样先进的记载医书的办法。

  会了这个方法之后,安亦晴研究医书的时间一下子缩短了很多。她整整在上古空间闭关了二十四天,将剩下的医书彻底看明白吃透,才一脸疲惫的回到了外界。

  有关青霜这种毒药的解毒方法,安亦晴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虽然这些医书上并没有记载青霜的情况,但是和它药理相同的知识,安亦晴倒是学到了不少。正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安亦晴天资聪颖,只要摸清楚毒素的原理,她就能有把握炼制出解毒的药。

  彻底吸收了地字箱中医书上的知识,安亦晴的心里的一块大石渐渐落了地。

  只要明园能救得活就好。

  一头扎进柔软的大床上,安亦晴一边在心里思索着最近发生的事情,一边进入了沉沉的梦想。

  没过一会儿,安静的卧室里传出一阵轻细的鼾声,安亦晴已经彻底睡了过去。

  半晌之后,卧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安静的走了进来,是顾夜霖。

  他轻步走到安亦晴的床边坐下,温柔的黑眸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张沉睡的小脸。

  早在安亦晴出现在卧室中的时候,顾夜霖就感受到了她的气息。

  看着面前这张让他朝思暮想的小脸,顾夜霖这几天一直浮躁的心渐渐安定了下来。这四天,没有她陪在身边,闻不到她的气息,听不到她软糯的声音,抱不到她脚软的身体,顾夜霖觉得整颗心都被掏空了。他有一种冲动,想将安亦晴藏起来带走,离开这个满是整乱的世界,找一个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地方,岁月静好的过完下半辈子。

  但是,顾夜霖知道,她和他,都不是可以只为享受而抛下一切的人。他们有家人,有朋友,有需要保护的东西,他们不能抛开这一切不负责任的离开。

  顾夜霖轻轻躺在床上,将一旁陷入沉睡的安亦晴紧紧搂在怀里,喟叹了一声,缓缓闭上了眼睛。

  只希望,所有的敌人和阴谋都可以早日解决,让他的宝贝可以幸福一生。

  夕阳西下,屋里的光线渐渐变成了温暖的橘红色。

  当安亦晴缓缓从睡梦中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上五点多了。

  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结实的胸膛和一条精壮的手臂。熟悉的清冷的男人气息缓缓进入她的鼻腔,安亦晴的心中微微安定了下来。

  她没有说话,伸出手抱住顾夜霖的窄腰,将小脑袋在他结实的胸膛上蹭了蹭,享受着片刻的温馨。

  公子今天歇一歇,明天继续。么么哒,谢谢大家一直支持我。还有,评论中的那些不和谐的话,大家不要生气~学学公子,要淡定~